保加利亚:“排外英雄”是怎样炼成的

30岁的丁科·瓦列夫(DinkoValev)从2月开始红了。这名前摔跤选手、现废品收购站老板生活在保加利亚偏远的斯特兰贾山区,距离保加利亚和土耳其的边境咫尺之遥,而他的“功绩”,则是激烈的排外主张和行动。

瓦列夫业余时间在山区“搜捕”移民,并将搜捕行动用手机拍成视频,传到网上。在他的脸谱网页面上,视频中,他盘问被“捕获”的阿富汗难民:“你是吗?”对方睁大眼睛,不自然地笑着说:“我?当然不是。”

在另一段视频中,瓦列夫坐在沙漠车上疾驰,随后画面切换到他“捕获”的15名难民,他强迫这些人排成一排,脸朝下伏在泥土中。“我们今天忙了一天,瞧瞧我们发现了什么?”瓦列夫对着镜头说,“这些人是谁?这种情况还要持续多久?”

这些视频有着家庭作坊式的粗制滥造风格,但瓦列夫在保加利亚被视为英雄。他并非孤军奋战。一群身穿迷彩服、自称“保护保加利亚公民组织”(OZBG)的民族主义者从去年9月起就在山区搜捕难民,并且称之为“丛林漫步”。今年3月,该国总理鲍里索夫公开赞扬了OZBG,并且让边境警察的负责人为该组织颁发奖章,以表彰他们的“志愿服务”。

虽然后来政府对表彰决定变了卦,瓦列夫也因侵犯人权而在3月被起诉,但惩戒措施并没有阻止搜捕难民行动的扩散。瓦列夫被起诉,似乎也只是强化了他“孤胆英雄”的高大形象——保加利亚电视台的民调发现,84%的受访者赞赏这些“志愿巡逻员”的行动。一名知名新闻主播甚至称他为“赤手空拳对抗移民”的“超级英雄”。

随着爱琴海和马其顿等入欧途径关闭,保加利亚人担心国家成为难民入欧的主要门户。在保土边境,该国已树起了80公里的铁丝网,这项工程还在继续进行。在保希边境,保加利亚警察进行演习,雇群众演员扮成难民向警察扔石头,警察则用高压水枪他们。在黑海,保政府也进行了演习,防止难民大规模跨海登陆。

混乱的局势下,一些南部边界附近的居民自发行动起来,“充分表现对难民的不欢迎态度”。瓦列夫和OZBG是其中表率,然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很多携带武器的巡逻队在瓦列夫等人的激励下“捕猎”难民,希望也成为“英雄”。

小镇扬博尔至今还有集体工厂的遗迹,这个杂草丛生的登萨河畔小城此前似乎从未得到政府的重视。

有人提出在杨博尔的中心为瓦列夫建造雕像,拥护者将他比作19世纪的民族英雄瓦西里·列夫斯基。3月下旬,当瓦列夫被警察带走问询时,他的几十名拥趸身披国旗在路边高喊“保加利亚的灵魂和良心”、“丁科是条好汉”。当他走出警察局时,脸上带着特朗普一般的微笑。对于被警察问话,他表示:“我不在乎,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德国明镜电视台的摄制组曾经采访瓦列夫,他展示了自己仅会的几句德语,然后驾轻就熟地用英语问:“你们想拍什么画面?你们想看我开沙漠车吗?”

他总是穿着绿色迷彩服,模仿自己最喜爱的演员迪塞尔(VinDiesel)的做派。他的胸口有一个巨大的东正教十字架文身,两只胳膊上也文满了图案。一有机会,他就会将文身展示给别人看。每次他到小镇上,人们总是从四面八方冒出来,争相和他握手。路过镇中心的小百货商店时,一位推着婴儿车的老奶奶看到了他,一边向周围的人通报:“丁科在那里!”一边冲出商场,握着他的手,夸他是个棒小伙儿。当瓦列夫走进咖啡馆时,服务员会停下手头的工作,温柔地看着他靠在椅子上点餐的样子。

瓦列夫称,促使他开始“志愿巡逻”的是在丛林中的一次遭遇。当时他开着沙漠车行驶在林荫道上,一群难民跳出来,试图袭击他。打那之后,他就带领朋友们巡逻,第一次行动就抓到了12个难民。他宣称“圣战”组织的网站悬赏4000美元(约合人民币2.7万元)买他的头。“我只是个无名小卒,但总该有人做这些事。”他说。

他激动地控诉边境警察持续骚扰他,坚称这是因为他妨碍了边警走私和腐败。“他们收钱帮难民入境。”瓦列夫一口咬定,即使拿不出证据。

身为汽车爱好者,他的座驾除了沙漠车,还有奔驰、悍马和保时捷SUV,还养着20多匹马。很多人质疑,一个废品收购场老板如何积累了这么多财富。赫尔辛基委员会怀疑他也参与了难民偷渡,但瓦列夫说,这样的指控是“胡说八道”。也有人怀疑他和黑手党有联系,不过这些谣言无法被证实或证伪。

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废料场用低廉的工资,雇了许多移民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当有人提出,他搜捕难民的行为与廉价雇佣移民自相矛盾时,他辩解称:“我对已经生活在这里的人没有意见,我只针对那些想要潜入保加利亚的人。”

保加利亚是欧盟经济最窘迫的成员国之一。作为欧洲的前哨,保加利亚和土耳其有224公里的陆上边界,与希腊北部的470公里边界则多在山区。从2011年以来,已有超过5万名难民跨过边境来此避难。

在距离杨博尔不远的边境村庄Pastrogor,一座小小的难民营被金属栅栏包围着,看起来像临时监狱。居住在那里的人几个月前就递交了避难申请,却始终得不到回音。难民们说,所有难民中只有叙利亚人享有优先权。保加利亚共有6座难民营和3个监管中心,那些被抓住的偷渡者被关在监管中心里。这些机构通常征用废弃的建筑或者军营,设施陈旧。

赫尔辛基委员会难民和移民计划负责人萨沃瓦(IlianaSavova)认为保加利亚是个“失败国家”,“政府腐败,寡头治国”。

当政府高层对难民问题争执不下时,下层官员却利用这个空档期赚钱。今年春天,一段视频显示蛇头帮助60多名难民在边警眼皮底下跨过保土边界。3月,内政部以走私的罪名逮捕了5名边境官员。

自称蒂姆(Tim)的保加利亚走私犯透露,他第一次帮助5个难民穿过松林进入国境时,拿到了4000美元报酬。联系他的幕后“大佬”是土耳其人,有时他也会花钱打点一下边警,不过多数时候根本不需要。随着偷渡客越来越多,每个难民的“单价”正在逐渐下降。

当地人对偷渡客恨之入骨,北美青年文化网站“VICE”称,这种情绪很好理解,因为1/5的保加利亚人月收入不足170美元(约合人民币1134元),不到蒂姆走私一个难民收入的1/4。与此同时,200万保加利亚人自身也是移民,他们在欧洲四处打工,努力赚钱,目的地通常也是西欧,那正是难民们向往的地方。

在首都索非亚,一群热心的市民打算为瓦列夫颁奖。仪式在保加利亚国会前的沙皇解放者纪念碑下举行,20多名民族主义者在这场非法集会上用高音喇叭播放着军歌。一名参与者的衬衫上写着“清除欧洲的教徒”。

“我们要保护自己的家园!”瓦列夫对着台下欢呼的支持者说。随后,他跳上他的奔驰车,意气风发地离开了现场。

30岁的丁科·瓦列夫(DinkoValev)从2月开始红了。这名前摔跤选手、现废品收购站老板生活在保加利亚偏远的斯特兰贾山区,距离保加利亚和土耳其的边境咫尺之遥,而他的“功绩”,则是激烈的排外主张和行动。

瓦列夫业余时间在山区“搜捕”移民,并将搜捕行动用手机拍成视频,传到网上。在他的脸谱网页面上,视频中,他盘问被“捕获”的阿富汗难民:“你是吗?”对方睁大眼睛,不自然地笑着说:“我?当然不是。”

在另一段视频中,瓦列夫坐在沙漠车上疾驰,随后画面切换到他“捕获”的15名难民,他强迫这些人排成一排,脸朝下伏在泥土中。“我们今天忙了一天,瞧瞧我们发现了什么?”瓦列夫对着镜头说,“这些人是谁?这种情况还要持续多久?”

这些视频有着家庭作坊式的粗制滥造风格,但瓦列夫在保加利亚被视为英雄。他并非孤军奋战。一群身穿迷彩服、自称“保护保加利亚公民组织”(OZBG)的民族主义者从去年9月起就在山区搜捕难民,并且称之为“丛林漫步”。今年3月,该国总理鲍里索夫公开赞扬了OZBG,并且让边境警察的负责人为该组织颁发奖章,以表彰他们的“志愿服务”。

虽然后来政府对表彰决定变了卦,瓦列夫也因侵犯人权而在3月被起诉,但惩戒措施并没有阻止搜捕难民行动的扩散。瓦列夫被起诉,似乎也只是强化了他“孤胆英雄”的高大形象——保加利亚电视台的民调发现,84%的受访者赞赏这些“志愿巡逻员”的行动。一名知名新闻主播甚至称他为“赤手空拳对抗移民”的“超级英雄”。

随着爱琴海和马其顿等入欧途径关闭,保加利亚人担心国家成为难民入欧的主要门户。在保土边境,该国已树起了80公里的铁丝网,这项工程还在继续进行。在保希边境,保加利亚警察进行演习,雇群众演员扮成难民向警察扔石头,警察则用高压水枪他们。在黑海,保政府也进行了演习,防止难民大规模跨海登陆。

混乱的局势下,一些南部边界附近的居民自发行动起来,“充分表现对难民的不欢迎态度”。瓦列夫和OZBG是其中表率,然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很多携带武器的巡逻队在瓦列夫等人的激励下“捕猎”难民,希望也成为“英雄”。

小镇扬博尔至今还有集体工厂的遗迹,这个杂草丛生的登萨河畔小城此前似乎从未得到政府的重视。

有人提出在杨博尔的中心为瓦列夫建造雕像,拥护者将他比作19世纪的民族英雄瓦西里·列夫斯基。3月下旬,当瓦列夫被警察带走问询时,他的几十名拥趸身披国旗在路边高喊“保加利亚的灵魂和良心”、“丁科是条好汉”。当他走出警察局时,脸上带着特朗普一般的微笑。对于被警察问话,他表示:“我不在乎,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德国明镜电视台的摄制组曾经采访瓦列夫,他展示了自己仅会的几句德语,然后驾轻就熟地用英语问:“你们想拍什么画面?你们想看我开沙漠车吗?”

他总是穿着绿色迷彩服,模仿自己最喜爱的演员迪塞尔(VinDiesel)的做派。他的胸口有一个巨大的东正教十字架文身,两只胳膊上也文满了图案。一有机会,他就会将文身展示给别人看。每次他到小镇上,人们总是从四面八方冒出来,争相和他握手。路过镇中心的小百货商店时,一位推着婴儿车的老奶奶看到了他,一边向周围的人通报:“丁科在那里!”一边冲出商场,握着他的手,夸他是个棒小伙儿。当瓦列夫走进咖啡馆时,服务员会停下手头的工作,温柔地看着他靠在椅子上点餐的样子。

瓦列夫称,促使他开始“志愿巡逻”的是在丛林中的一次遭遇。当时他开着沙漠车行驶在林荫道上,一群难民跳出来,试图袭击他。打那之后,他就带领朋友们巡逻,第一次行动就抓到了12个难民。他宣称“圣战”组织的网站悬赏4000美元(约合人民币2.7万元)买他的头。“我只是个无名小卒,但总该有人做这些事。”他说。

他激动地控诉边境警察持续骚扰他,坚称这是因为他妨碍了边警走私和腐败。“他们收钱帮难民入境。”瓦列夫一口咬定,即使拿不出证据。

身为汽车爱好者,他的座驾除了沙漠车,还有奔驰、悍马和保时捷SUV,还养着20多匹马。很多人质疑,一个废品收购场老板如何积累了这么多财富。赫尔辛基委员会怀疑他也参与了难民偷渡,但瓦列夫说,这样的指控是“胡说八道”。也有人怀疑他和黑手党有联系,不过这些谣言无法被证实或证伪。

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废料场用低廉的工资,雇了许多移民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当有人提出,他搜捕难民的行为与廉价雇佣移民自相矛盾时,他辩解称:“我对已经生活在这里的人没有意见,我只针对那些想要潜入保加利亚的人。”

保加利亚是欧盟经济最窘迫的成员国之一。作为欧洲的前哨,保加利亚和土耳其有224公里的陆上边界,与希腊北部的470公里边界则多在山区。从2011年以来,已有超过5万名难民跨过边境来此避难。

在距离杨博尔不远的边境村庄Pastrogor,一座小小的难民营被金属栅栏包围着,看起来像临时监狱。居住在那里的人几个月前就递交了避难申请,却始终得不到回音。难民们说,所有难民中只有叙利亚人享有优先权。保加利亚共有6座难民营和3个监管中心,那些被抓住的偷渡者被关在监管中心里。这些机构通常征用废弃的建筑或者军营,设施陈旧。

赫尔辛基委员会难民和移民计划负责人萨沃瓦(IlianaSavova)认为保加利亚是个“失败国家”,“政府腐败,寡头治国”。

当政府高层对难民问题争执不下时,下层官员却利用这个空档期赚钱。今年春天,一段视频显示蛇头帮助60多名难民在边警眼皮底下跨过保土边界。3月,内政部以走私的罪名逮捕了5名边境官员。

自称蒂姆(Tim)的保加利亚走私犯透露,他第一次帮助5个难民穿过松林进入国境时,拿到了4000美元报酬。联系他的幕后“大佬”是土耳其人,有时他也会花钱打点一下边警,不过多数时候根本不需要。随着偷渡客越来越多,每个难民的“单价”正在逐渐下降。

当地人对偷渡客恨之入骨,北美青年文化网站“VICE”称,这种情绪很好理解,因为1/5的保加利亚人月收入不足170美元(约合人民币1134元),不到蒂姆走私一个难民收入的1/4。与此同时,200万保加利亚人自身也是移民,他们在欧洲四处打工,努力赚钱,目的地通常也是西欧,那正是难民们向往的地方。

在首都索非亚,一群热心的市民打算为瓦列夫颁奖。仪式在保加利亚国会前的沙皇解放者纪念碑下举行,20多名民族主义者在这场非法集会上用高音喇叭播放着军歌。一名参与者的衬衫上写着“清除欧洲的教徒”。

“我们要保护自己的家园!”瓦列夫对着台下欢呼的支持者说。随后,他跳上他的奔驰车,意气风发地离开了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