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亚前国王的传奇人生:从末代国王到民选总理

童话中,王子与公主/灰姑娘、国王与王后的故事充满了神奇的色彩,浪漫得令人向往。21世纪的今天,欧洲王室各位俊男靓女的故事丝毫不比安徒生笔下的童话逊色,他们的故事有着更多的色彩:喜怒哀乐……他们的超凡魅力、精彩世界一直是媒体追逐的焦点。这个星期就让我们引领大家走入真实的王室世界,讲述一个个精彩的王室故事。

经过50年的流亡生活,前保加利亚国王西米恩二世以一个成功商人的身份于1996年重返保加利亚,并于2001年6月被选举为总理。6月18日,当得知自己获胜的消息时,西米恩二世以“前所未有”来形容这一事件。的确,一个被政权废除的末代皇帝,50多年后又重新登上政府总理的高位,这在中东欧国家,乃至世界的现代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简直可以说是一个真实的现代童话故事。而且他现在还保留着国王的称号,可以说是历史上首位同时拥有国王和总理两个头衔的人。

西米恩在参选时作出了“800天改善人民生活水准”的竞选承诺,从2001年7月正式开始总理任期到现在,800天的承诺期限将近,他的承诺能否兑现呢?

观察这一段时期的保加利亚局势发展,可以看到现年66岁的他,与他的国民一样,面临着民主的现实和过往历史留下的伤疤。在施政中,为了能早日加入欧盟,西米恩采取了大量亲西方政策,力图在国际政治舞台有所作为。目前保加利亚的国际地位有所提高,2002年保加利亚力促联合国针对伊拉克的1441号决议通过,使美国对其另眼相看,今年初正式加入北约,同时加入欧盟的日程表已定,将于2007年之前加入欧盟。

但保加利亚失业率依然高企,达百分之十五,农村依旧贫穷,而城市中对政治家的失望情绪也是越来越大。对于西米恩的质疑也越来越多,一部分集中在他仍保留国王称号上,尽管在竞选时他坚持否认会复辟君主制,但批评他的人举例说,西美昂没有亲自出马竞选议员,就是因为不愿像其他当选议员那样宣誓忠于民主宪法,并猜测他可能效法他的老朋友、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建立君主共和制。前一段时间更是谣言漫天飞,盛传西米恩仍保留西班牙国籍,还有些质疑矛头对准了总理夫人(因为她基本上不呆在保国内,而是在西班牙老家那边)。

保加利亚人明白,自己国家经济“千疮百孔”,很难在短时间内奇迹般出现转机,但他们依然希望前国王能“让各种事情更有秩序一点”。

面对保加利亚国内复杂的经济形势,西米恩也意识到前路艰险,但依然信心十足,只不过他没有参加竞选之初那么锋芒毕露,没有那么多豪言壮语,现在他处事低调,只是默默工作,据采访过他的记者透露,他现在一天要工作16个小时,很多时候忙得没时间吃饭,就以面包代替。正如2001年6月17日晚得知获胜消息后,他以坚定自信、鼓舞人心的口气对选民说:“团结在一起,我们将走向经济和道德改革的道路。这不是容易的事,在我们的道路上会有很多障碍,但我们不会放弃。”这也是目前西米恩仍信心十足迎难而上的战斗檄文。

西米恩能够如此自信,或许他身上具有的传奇色彩的科堡王族血统是一个重要因素,此外从他完成从末代君主到商界英雄,再到政坛新贵的转变,人们或许也能从他的这一传奇人生经历中看出一些端倪。

西米恩博学自信,或许得益于其身上极具传奇色彩的王族血统。西米恩二世原是德意志19世纪萨克森诸公国中的萨克森-科堡-哥达公国Saxe-Coburg-Gotha的后裔,这一支系在19和20世纪时成为与欧洲诸王朝姻亲不断的显赫世家,可以说创造了欧洲帝王史,因为其成员中有人成为比利时国王;有人与英国女王婚配,后裔成为第5代英国国王;有人与葡萄牙女王婚配,后裔成为葡萄牙统治者。现存君主制国家中,在位的英国女王、比利时王、西班牙王、丹麦女王、瑞典王等都是该大公国贵族的嫡传

从没有哪个欧洲的公国像科堡那样在欧洲帝王史上起过如此重大的作用,创造过如此童话般的奇迹,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历史现象。

西米恩二世1937年6月16日出生于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因为他上面只有一个姐姐,所以他的出世给时年43岁的父皇鲍利斯三世带来了巨大的喜悦。为了庆祝保加利亚王位继承人的诞生,鲍利斯三世下令:鸣炮101响;减免税收;释放4000名囚犯;取消死刑。他的童年在王宫度过,得到父母和姐姐玛丽亚的疼爱,并在王宫里接受教育,很早就学会了读书写字。

1943年8月28日,鲍里斯国王突然去世,死因不明。6岁的西米恩被拥立为国王,由3位大臣摄政。到7岁时,他已经习惯于接见首相和摄政大臣,听取他们的报告。回忆起当“娃娃国王”的时光,西米恩后来接受记者采访时很自豪地说:“我那时虽然还是一个孩子,但治理起国家来就像大人一样。”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年,苏联向亲德国的保加利亚宣战。1944年9月,保加利亚开始掌权。1946年9月8日,保加利亚进行全民公决,决定废除君主政体。9月15日,保加利亚宣布成立人民共和国。西米恩二世及其全家人先流亡到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而后暂居埃及。因为他的外祖父、意大利国王艾曼纽尔就在此地流亡。

在这种情况下,西米恩全家的经济状况一落千丈,再也过不上以前的豪奢生活。他现在回想起这段艰难岁月倒是十分乐观,自称拮据的生活培养了他乐天知命的人生观。

1951年7月,西班牙政府给予保加利亚王室政治避难权,西米恩一家定居马德里。1956年,他进入马德里一所学院就读,因为社会活动繁多,无法按时到学校上课,在家中研读法律和政治学。没有受过很多的正规教育一直是西米恩被批评者诟病的地方,但是他以实干精神以及丰富的实践经验弥补了不足。1958年9月,西米恩化名莱尔斯基进入位于美国费城的福格谷军事学院就读。西米恩在军校的表现可圈可点,理论课成绩特别优异,只用了1年时间就完成了2年的课程,毕业时获得中尉军衔。

在流亡国君中,西米恩是少有的白手起家的大富豪。与政治活动相比,许多人认为他更善于经商。令他在商业领域大获成功,在马德里置下有许多产业。1962年,在法国读书时结识了现在的夫人玛格丽特——一位西班牙贵族的后裔。婚后他过着十分简单的平民生活,妻子玛格丽特主要从事慈善事业。此后,西米恩二世涉足商界,在著名的法国电子集团——汤姆逊公司西班牙子公司担任13年总裁。之后,他自己成立了一家商业顾问公司,与世界上的许多商业巨头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并成为一代巨富。

依靠经商积累的巨大财富及频繁的生意往来,他为自己的政治活动募集了资金,并在欧洲建立了庞大的人际关系网。没有哪一位欧洲的流亡君主像他那样参加那么多的社会活动,而且赤手空拳挣下庞大家业,对此西米恩有句名言:“对于一位国王来说,流亡是最好的教育。”1996年,他回国旅行了数周,到处都有民众向他欢呼致意。2001年初,他决定回国参加竞选。

西米恩在竞选时说,是对祖国的责任感促使他投身政治。虽然4月才组织新政党参选,他在2个月里走遍了保加利亚的乡村,只带一两个保镖,挽着妻子的手走到普通老百姓中间和他们谈心拉票。这种亲民风格在现时保加利亚的政治家中很少见。在首都索菲亚竞选时,不少狂热的支持者喊出了“我们想要国王”的口号。结果他领导的“西米恩二世全国运动”获得执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