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的前世今生看英国史上各组成部分之间的恩怨情仇

大家都知道英国的全称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也就是说英国事实上是由大不列颠岛上的三个地区及爱尔兰岛上的北部地区,共四部分组成。直至今天这四部分离心力依然很大,如果我们以伦敦所在的英格兰地区为“本”,向外看的话,你会发现爱尔兰一直想要合并北爱尔兰;威尔士要不是因为形成了历届王储做威尔士亲王的习俗,之前也是闹得很凶;而北边的苏格兰则是至今都在。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苏格兰独立诉求的历史渊源,以及历史上苏格兰在欧洲的地位及与英格兰之间的恩怨情仇。

既然是”绑在一起过日子“,那么往往只能算是”两口子相爱相杀“。可从历史进程上审视,两地是”相爱“甚少,更多的时间在”相杀“。我简单画了一张时间标尺,用于我们开篇做到宏观的了解苏格兰与英格兰是有多晚才走到一起的。

也就是说在公元 年前苏格兰一直是独立状态,在英格兰被罗马帝国占领的那一大段,苏格兰依然”坚挺“,二者合并至今也不过 百年。接下来我们来看二者在合并之前各自都在干什么,又是因为一个怎样的契机才走到了一起。

要追述英格兰和苏格兰两地的早期土著,会跟欧洲很多地方一样都指向凯尔特人。但宏观上虽属同一种族,但凯尔特人也因长期居住地环境的不同而出现各种分支。而在大不列颠群岛这块地方,主要生活着三个大的分支,一是生活在大不列颠南部的盖尔人、二是生活在大不列颠岛北部的皮克特人、三是生活在爱尔兰岛的布立吞人。

当时的盖尔人及布立吞人分别在大不列颠南部和爱尔兰岛上形成了不少王国,虽然没有什么统一的大王朝,但这些王国的规模也已经不算小了。而最北边的皮克特人,依然处在部落聚居状态,只是靠南一点的地方出现过极小规模的王国。

就在这些分支各自处于小范围生活状态时,欧洲大陆的罗马军团跨海而来,对于这些土著来说,头戴铁盔、身穿铠甲、手持长矛剑盾、肃立成排的军队这是第一次见,猛地拿斧头砍去,同伴发现这位已经身首异处。就这样罗马帝国很快吞并了大不列颠岛南部地区,也就是今天的英格兰和威尔士(当时威尔士还没有形成)。

我们之前说过这一地区生活着盖尔人,经过大规模战争洗礼之后的盖尔人要么死于战争,要么生存于偏僻山区接受罗马人的统治,还有的往西边渡海逃往,聚居于爱尔兰岛的北部,南北爱尔兰至此有了不同。

罗马人为什么没有继续西进或北上,答案是有力的时候无心、有心的时候无力。本来不列颠群岛对于罗马帝国来说,在当时就没什么战略意义,只是凯撒在征服高卢的进程中,”顺手“拿下的大不列颠南部。刚刚将这里设为行省时的总督是在继续扩张的,甚至还向苏格兰地区派出了整个第九军团,结果全军覆没。在罗马人看来,当时的北边的皮克特人和西边的布立吞人就是”野蛮人“,而两地当时也是丛林弥补的蛮荒之地,可谓“穷乡、僻壤、刁民”。以罗马帝国的实力如果再派军队前往是能够拿下的,但对于一个庞大的换地中海帝国来说,要打理的地方还很多、要的叛乱四处都是,根本没有心思来继续啃这块“硬骨头”。

而后来的几任总督则因此地没有得到帝国总部的大力支持而一心只想保住现有领地,不断承受这北方皮克特人的南下侵扰及爱尔兰岛上布立吞人的海盗抢劫。历任不列颠尼亚行省的总督都因有心无力还处于“自保”的状态中,不断地修筑一些防御工事,比如安多宁长城。

但是就算这样依然能看出北方的皮克特人不依不饶的精神,他们既不是为了替南部盖尔人报仇,也不是为了统治罗马人占领的区域,而是一些分散的部落,单纯为了扩大自己地盘以及劫掠一些物资而不断南下屠杀村庄,就这样大不列颠南北的分化在战中的愈发严重了。当安多宁长城也守不住被弃用的时候,罗马帝国史上集权最巅峰的哈德良皇帝上台了,他的政策核心就是守住养父图拉真打下的天下,而不是继续扩张。他在位期间不列颠尼亚省修筑的哈德良长城,成为了英格兰和苏格兰两地的地理分割线,也成为了《权游》中长城的灵感来源。

罗马帝国在此统治了长达四百年,直到日耳曼人各部族南下摧垮了罗马帝国,日耳曼的两个分支: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游走的路线就是跨海登岛。他们很快占领了英格兰地区,此时处于罗马帝国刚刚覆灭,岛上权力真空的时机下,之前从西边爱尔兰岛一直登陆侵扰沿岸的布立吞人,开始大批登陆并在不列颠西南部建立起几个小王国,而且日耳曼人对其久攻不下,这一地区就形成了与英格兰历史文化背景不同的——威尔士。

日耳曼人在英格兰也建立起一个个小王国,通过长期的互相征伐、兼并,最终形成了七个王国(又是《权游》的一个现实来源)。

好景不长,异鬼来了。跳出剧情,维京人来了。他们的到来不像之前的罗马人和日耳曼人,你臣服了就可以在其统治下生存,虽然生存得很惨。维京人则很早就践行了“三光政策”,而其他们也是有分支的,其中挪威人占领了苏格兰、丹麦人占领了英格兰,于是两地各自展开了驱逐维京海盗的斗争。

苏格兰这边由皮克特人国王肯尼斯领导,驱逐了挪威人,且降服了之前四分五裂的皮克特人小王国,形成了统一的苏格兰王国。肯尼斯加冕的时候坐在一块栓有铁链的石头上,这块石头被称为“命运之石”,之所以提到,是因这块石头后来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英格兰这边的七国在那个粉色的国家威塞克斯的国王阿尔弗雷德的领导下联合了起来!他的后代领导英格兰最终驱逐了维京政权,因此阿尔弗雷德也被认为是英格兰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国王。但是没多久就被趁机登陆的法国诺曼公爵威廉一世击败,从此英王室从威廉一世开始延续。

苏格兰第一位国王肯尼斯死后,其外孙邓肯继承了王位,而同样有继承权的麦克白发动叛乱,杀死诺肯后登上王位,执政十七年后,麦克白又被邓肯的儿子马尔康姆杀死并夺回了王位。南边原先七国领袖阿尔弗雷德的后裔,被威廉一世击败后逃到了苏格兰,并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了马尔康姆。威廉一世就以此为由发兵并击败苏格兰,马尔康姆投降臣服,从此苏格兰在英格兰面前矮半截。

后来英格兰王位传到了爱德华一世,这是一位算得上一位极力扩张的国王,因为他向周边的苏格兰、威尔士、爱尔兰甚至法国都提出过领土要求。他在位期间,成功吞并威尔士,并将其子,英王第一顺位继承人封为威尔士亲王,从此英王室把这种册封变成了传统。爱尔兰王国虽然保持独立,但是跟英格兰威尔士同尊这一位国王,是为共主联邦。

此时的苏格兰王位传到了玛格丽特女王,爱德华一世想通过“血缘渗透”将苏格兰纳入自己的管辖范围,于是要求玛格丽特女王嫁给自己的儿子威尔士亲王。女王迫于国力差距不得不同意,但在前往英格兰的半路上病逝了。由于之前两家王室有婚约,群龙无首的苏格兰贵族们邀请爱德华一世来给苏格兰仲裁一下,选出一位新国王。爱德华一世一看联姻没成功,就想借此机会扶植一个听命于自己的傀儡,结果新立的苏格兰国王根本不听他的话,而且处处作对。爱德华一世终于决定”来硬的“,出兵击败苏格兰,废除来这个新国王,并把苏格兰王位的象征”命运之石“带回了伦敦。

本来王室更迭的时候,苏格兰人民还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命运之石“被抢走的时候,反对英王行径、恢复苏格兰独立性的大规模起义爆发了。此间诞生了苏格兰历史上最著名的民族英雄华莱士,被拍成电影就是《勇敢的心》。

起义过程中恰好爱德华一世去世,他的继承者又没有那般硬气,最终苏格兰胜利,恢复了自身的完全独立地位,起义军最高领袖的外孙继承了苏格兰王位,开启了斯图亚特王朝的序幕。

虽然苏格兰拥有独立地位,但是其实力始终无法与英王国(英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及共主联邦的爱尔兰王国)相比拟。长期以来,英王室一直用压力和联姻手段”稀释“苏格兰王室的血统,终于这种量变积累为质变。

英王王位传到了伊丽莎白一世的时候,这位著名的”童贞女王“一生未嫁、膝下无嗣,血缘最亲的居然是苏格兰国王詹姆士六世,他们的关系是,詹姆士六世的外公是伊丽莎白一世的亲表哥。就这样詹姆士六世的称谓变成了——詹姆士一世,苏格兰首次与英王国合并,同在一位斯图亚特王朝国王的统治之下。

但也正是在斯图亚特王朝期间,英国爆发力光荣革命,议会替代国王称谓国家的最高实权机构。这就好像南方在对北方说:“你们的国王也来做我们的国王,我们俩合并好不好?”北方说:“好!”结果刚一合并,南方说:“我们的议会领导一切,国王只是个符号。”北方:“……”。

关于光荣革命及前夕具体过程,由于太过著名很多人都知道,这里不再赘述。总之苏格兰贵族们虽然极力支持国王,但最终败下阵来,于是苏格兰人自己成立了自己的议会。但在1707年的时候,英国议会通过了一项联合法案,所有议会都被伦敦的议会吞并,胳膊终究没能扭过大腿。

苏格兰议会被合并后,苏格兰人又接连爆发了三次起义,均已失败告终。后来又恰逢维多利亚女王上台,带领整个大不列颠群岛走上了“人生巅峰”。苏格兰人从此称自己为“北布莱顿人”,这是苏格兰语的音译,其实就是“北不列颠人”的意思。在不列颠帝国称霸全球的时候,苏格兰的声音越来越小。

在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帝国荣耀不在之后,苏格兰又看到了美国各州的权利模式,在1997年的时候,同北爱尔兰一起获得了自己组织议会的权力,从此苏格兰和北爱尔兰成为了英国的“构成国”,在地方政策、经济、文化、宗教等方面具有相当高的自治权,只比美国的“州权”稍微逊色一点。

直到英国全民公投以微弱票差决定退出欧盟的时候,苏格兰的独立情绪又一次高涨。因为苏格兰多数选民希望能够借此机会,从英国独立出来,并继续留在欧盟享受由此带来的经济利益。

好了,关于苏格兰的前世今生以及总是的历史渊源就聊到这儿,毕竟苏格兰在人种上看就像《权游》里的北境,绝大多数都是“先民”凯尔特人。而无论是原先的盎格鲁撒克逊七国,还是征服者威廉,都是日耳曼人的分支。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直到1707年才走到一起,可谓分多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