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亚是如何失去爱琴海出海口的?

对照今天的世界地图,很难说保加利亚是一个内陆国家,毕竟该国东部还有一部分黑海海岸线。然而黑海怎么说也只能算是一个陆间海,保加利亚的船只即使下海,也要穿过土耳其海峡才能进入地中海。这种建立在“土保”关系上的通行权很大程度上妨碍着保加利亚的出口贸易和对外交流。如果我们顺着保加利亚的地图向南看,会发现隔着一段狭窄的希腊国土就是爱琴海,而这片土地恰恰是保加利亚永远的痛。

保加利亚与爱琴海之间的部分称为“色雷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保加利亚丧失了对色雷斯的控制,此举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保加利亚永久地失去了直接进入爱琴海的可能。

从位置上看,保加利亚属于典型的巴尔干国家,而能够在巴尔干半岛这样民族成分极为复杂的地区屹立千年,保加利亚人也无愧于“战斗民族”的称号。

东西罗马分裂之后,拜占庭帝国将首都迁至君士坦丁堡,在同当地居民的征战中,保加利亚是最令拜占庭军队头疼的民族之一。公元1187年,拜占庭干脆承认了保加利亚的独立,而后者则接受东正教作为国教。

不过保加利亚风光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来自东方的奥斯曼土耳其崛起,这些信奉教的狂热分子在征服君士坦丁堡之前便灭亡了保加利亚。从1397年之后,奥斯曼帝国对保加利亚的统治持续了500多年,当然在这五个世纪中,连同保加利亚在内的巴尔干诸民族也确实没少向土耳其人开战。公元1830年,位于巴尔干半岛南端的希腊率先取得独立,这对其他巴尔干半岛民族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刺激和鼓舞。经过不懈的斗争,保加利亚最终以“自治”的形式成为奥斯曼帝国境内的一个公国。

此时的保加利亚北至多瑙河、南抵爱琴海、东达黑海、西接马其顿,领土范围不小,但保加利亚人并不满足,因为其毕竟还隶属于奥斯曼帝国。随着奥斯曼土耳其的逐渐衰落,沙皇俄国与奥匈帝国开始向巴尔干强势渗透,此间塞尔维亚和罗马尼亚取得独立,保加利亚也于1908年正式脱离奥斯曼。独立后的巴尔干诸国之间尽管矛盾重重,但在对待原宗主国的态度上却是出奇地一致,由此希腊、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和黑山组成针对奥斯曼帝国的“巴尔干同盟”。

此时虽然奥斯曼土耳其已不复昔日的辉煌,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没有万全的把握之前,“巴尔干同盟”还不敢轻易动手。时间到了1911年,意大利因觊觎北非的利比亚而同奥斯曼开战,“巴尔干同盟”趁机向奥斯曼帝国发难,于是第一次巴尔干战争爆发。陷入两线作战的奥斯曼军队无力支撑,仅仅一个月后便被巴尔干同盟击溃,作为失败的代价,克里特岛与马其顿的部分地区被希腊攫取,马其顿北部划给了塞尔维亚,爱琴海北部的海岸线则分给了保加利亚。第一次巴尔干战争的结果使得保加利亚受益最大,因而也就引起了昔日盟友们的不满。

在矛盾的不断升级中,第二次巴尔干战争于1913年爆发,保加利亚因遭到希腊、罗马尼亚和塞尔维亚的联合攻击而投降。战后尽管保加利亚将部分色雷斯地区割予希腊,但并未完全丧失进入爱琴海的出海口,也就是说保加利亚仍旧保留着部分爱琴海的海岸线。真正使其在爱琴海上成为一个“内陆国”的时间是在1918年,也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时候,原因很简单:保加利亚站在了德国阵营一边。

得到德国和奥匈帝国对美好前景的许诺之后,保加利亚加入同盟国阵营,结果可想而知。战后保加利亚遭到清算,仅剩的一点爱琴海海岸线也被希腊完全拿走,自此保加利亚只能对着地中海“望洋兴叹”了。